渣男睡姊妹中間伸鹹豬手摸妹妹 瞎扯「摸錯人」

渣男睡姊妹中間伸鹹豬手摸妹妹 瞎扯「摸錯人」

高男睡姊妹中間,趁機伸鹹豬手摸妹妹,瞎扯「喝醉酒、摸錯人」。(情境照)

2022/07/07 14:33

〔記者張瑞楨/台中報導〕台中市高姓男子是女子小雅的男友,小雅有一年僅19歲就讀大學的妹妹小芳,姊妹兩人租屋而居,高男前年搬入小雅租屋處,與小雅、小芳同睡,睡在中間的高男,卻伺機摸小芳下體,小芳情緒崩潰,高男也深感愧疚,向小芳道歉「對不起」、「我真的很後悔覺得自己很迷糊」,法院審理時,高男辯稱他「喝醉酒、摸錯人」,小芳抗拒時,他發現摸錯了,就立刻停手,但法官認為此說不足採信,依乘機猥褻罪判刑8月,可上訴。

判決書指出,高男與小雅(化名)是情侶,2020年3月間,他搬到小雅與胞妹小芳(化名、就讀大學中)的租屋處,此租屋處有2張合併的單人床,於夜間就寢時,高男睡在床鋪中間,姊妹各自睡在高男的右側、左側,同年5月14日凌晨3時許,高男趁著小芳熟睡,伸鹹豬手撫摸小芳之臀部、大腿內側,再沿著短褲之縫隙,將手伸進小芳內褲裡撫摸下體。

小芳案發後向男友求救,「小高昨天摸我下面」、「我想要你快點過來學校陪我」,姊姊小雅也發現異狀,詢問妹妹小芳,她答覆「他(高男)昨天弄我」,之後不斷哭泣,高男則傳訊息道歉,「我真的很後悔覺得自己很迷糊,對不起,不尊重妳,也傷害到妳」。

台中地院與台中高分院審理時,高男不否認犯行,承認乘機猥褻,卻又辯稱當時喝醉酒,且姊妹兩人睡覺位置可能改變,他是搞錯對象、「摸錯人」,另外,小芳扯棉被抵抗時,他發現自己搞錯對象,就立刻停手,不過,法官卻認為,高男已經承認乘機猥褻,卻又辯稱「摸錯人」或「喝醉酒」,兩者矛盾,醉酒摸錯人辯詞不足採信,一、二審皆依乘機猥褻罪判刑8月,可上訴三審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